樱桃app视频下载

儿女情长的东西,总是最容易让人沉溺其中。

当方茹带着半是开心半是忧虑的心情,离开了书房后,赵俊臣依旧目视着方茹离去的方向,良久不能回神,嘴角挂着一丝会心笑意。

自来到这个时代后,赵俊臣做过很多事青,其中有大事也有小事,有好事也有坏事,但所有的这些事情,基本上都是赵俊臣被形势所逼迫,所作所为大都不是出自本心。

但如今,总算做了一件自己想要做的事情,无需在意形势影响,也无需在意利弊变化,赵俊臣心中的畅快,其实并不会比方茹差多少。

…………

片刻之后,许庆彦与楚嘉怡回到了书房。其中,在许庆彦的脸上,犹自挂着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

就在刚才,方茹在走出书房的时候,竟是对着许庆彦含笑点头示意,表现的颇为客套和气——这是自方茹进入赵府以来,就从未发生过的事情!

另一边,楚嘉怡虽然不动声色,但也是心中不解,许庆彦与方茹之间的相互敌视,是赵府中人尽皆知的事情。方茹刚才的态度,连她也觉得心中奇怪。

所以,一进入书房中后,许庆彦就迫不及待的问道:“少爷,刚才你和那方茹都说了些什么事情?我看她的样子好是怪异。”

许庆彦的询问,唤回了赵俊臣的心神。

转头向许庆彦看去,赵俊臣笑着问道:“怎么怪异了?”

许庆彦也不知该怎么回答,想了片刻后,才说道:“她刚才离开的时候,竟然对着我点头打招呼了,少爷你也知道,从前她若是见到我,没有出言讥讽就算不错了,今天怎么……”

足球场上长发运动服美女小清新写真

赵俊臣正是心情不错,不由笑着打趣道:“哦?你是说,方茹这么猛不丁的对你态度好些,让庆彦你有些受宠若惊了?”

赵府里的其他人会敬畏赵俊臣,因为赵俊臣是这里的主人,决定着他们的一切。哪怕是方茹在见到赵俊臣后,也是小心翼翼的伺候着,先三思而后行。

但许庆彦与赵俊臣从小玩到大,他的父亲更是赵俊臣的恩人和启蒙恩师,这些年来也总是形影不离,名为主仆实为兄弟,在没有外人的时候,却是绝不会与赵俊臣太客气的。

所以,听到赵俊臣的打趣后,许庆彦双眼一瞪,大声嚷嚷道:“我会因为方茹受宠若惊!?少爷你也太看低我了吧?方茹虽说受了少爷你的宠信,但说跟到底也就是府里的一个区区侍妾罢了,我能看她两眼就已是看在少爷你的面子上了,又怎会因为她受宠若惊!?”

说着,许庆彦连连摇头。

赵俊臣也是笑着摇了摇头,说道:“庆彦,我已经决定要把她提为侧室了,这件事刚才也告诉她了,所以她现在的心情格外好些,恐怕任是见到谁也会笑脸相迎,你也不必奇怪。”

然而,正如赵俊臣所料,在听到赵俊臣的解释后,许庆彦身体一震,先是愣了,接着却是强烈反对!

“侧室!?少爷你要把她提为侧室!?这怎么可以!?”许庆彦大声道:“方茹的出身谁不知道!?少爷你如今又尚未娶亲,若是把她提为侧室,岂不是要让天下人看笑话!?少爷,这绝对不行,若是要让她成为咱们赵府里的半个主母,别人不说,我许庆彦首先就不认她!”

言辞激烈,态度决绝。

听许庆彦这么说,赵俊臣也不生气。

对于许庆彦和方茹之间的关系,赵俊臣最是了解,这两人相互看对方不顺眼,说是视对方如仇寇也不为过。

从前,许庆彦是赵俊臣的亲信长随,方茹是府里的得宠侍妾,两者地位相当,谁也压不过谁,还好说一些。

若是方茹当了赵俊臣的侧室,成为了府里的半个女主人,地位就会彻底压过许庆彦,许庆彦自然是不愿意的。

更何况,许庆彦也是为了赵俊臣考虑,以方茹的出身,一旦成为了赵府侧室,确实会引起轩然大波。

但赵俊臣虽然理解,却并不会认同许庆彦的说法,只是问道:“庆彦,我且问你,在我的府里门下,拥簇朋党虽然无数,但除你之外,还有比方茹对我更忠心的吗?”

听赵俊臣这么说,许庆彦不由一时无语。

他虽然看不惯方茹,但也必须要承认,方茹确实是一门心思部扑在了赵俊臣的身上。

“但仅只是忠心,又何必……”

许庆彦心中犹自不甘,还打算继续反驳。

但赵俊臣却挥手打断道:“仅此也就够了。方茹既然对我忠心耿耿,我就要对她有所回报。我意已决,这件事就这么定了。”

见赵俊臣态度坚定,许庆彦总算不再说些什么了,只是依旧面带不甘,嘴中不断低声嘟囔着什么,隐约可以听到“就凭她”、“根本不配”、“出身低贱”之类的话语。

看到许庆彦的这般模样,赵俊臣不由失笑,继续打趣道:“不过,你若是担心方茹她成了府里侧室后,会百般的欺负你,让你反抗不得,那我也可以重新考虑,毕竟,我总不能见你吃亏不是?”

果然,听赵俊臣这么说后,许庆彦又是双眼一瞪,大声反驳道:“我会怕她欺负我?她哪里有这个能耐!这个世上除了我爹和少爷,又还有谁能欺负我!?”

赵俊臣哈哈一笑,说道:“这不就对了?那你又何必担心什么?至于那些流言蜚语,更不用担心,以我如今的朝野名声,正是死猪不怕开水烫,又何须在意这些。”

如此一来,许庆彦虽然依旧不甘心,但总算是被赵俊臣说服了。

其实,收方茹为侧室,本只是赵俊臣的私事,根本无需说服许庆彦。

但赵俊臣把许庆彦视为家人兄弟,正因为是私事,所以也更需要他的理解与支持。

另一边,见到许庆彦沉默不语,觉得气氛有些尴尬,楚嘉怡突然一笑,插话道:“说起来,咱们府里对老爷您的称呼,可是有够乱的。驻扎在府里的那队西厂番子称呼老爷为‘厂督大人’也就罢了,我等寻常下人称呼老爷为‘老爷’,许大哥却是称呼老爷您为‘少爷’。如今老爷有了侧室,成家与立业皆是有了,许大哥对老爷的称呼,也该变一变才是。”

楚嘉怡的这番话,轻松转移了许庆彦的注意力。

只听许庆彦倔强道:“自从当年我跟着少爷赴京赶考的时候,就已是这般称呼了,又有什么不妥当的?再说,少爷他年纪又不大,府里如今也尚未有后嗣,又何必急着要改变?你们这么称呼就好,我可不愿意改。”

听着许庆彦与楚嘉怡说着闲事,赵俊臣微微一笑,继续低头审阅户部与西厂的折子了。

说起来,当初在赴京赶考的时候,赵俊臣尚无家无业,又年纪不大,许庆彦只能以“少爷”称呼赵俊臣。但如今的赵俊臣的地位越来越高,家业也越来越大,许庆彦再是这般称呼,确实有些不妥,但许庆彦叫惯了这般称呼一时间改不过来,赵俊臣也不在意。

~~~~~~~~~~~~~~~~~~~~~~~~~~~~~~~~~~~~

就在赵俊臣一边胡思乱想一边审阅折子的时候,旁边的许庆彦突然想到了什么,向赵俊臣禀报道:“对了,少爷,刚刚门房那边传来消息,说是有一些来京告状的难民,不知怎么回事,竟是在咱们府门外陆续聚集起来,好似要让少爷为他们做主。”

听到许庆彦的禀报后,赵俊臣微微一愣,抬头问道:“怎么回事?”

许庆彦解释道:“听门房的禀报,好像是那些难民不知从何处听说,‘悦容坊’是少爷你开办的产业,而他们在来京告状的路上,‘悦容坊’在各地的分店又经常开办粥棚救济他们,所以让他们心中存了好感,以为少爷你是个好官,所以就想要求少爷你来为他们做主了。”

赵俊臣皱眉道:“我管的是户部与西厂,又不是刑部与大理寺,如何能为他们做主?更何况,任是谁来我这府前一看,见到我的府邸如今奢华,就知道我定不是一个清廉官员,他们又怎会对我心存期望?”

听到赵俊臣的反问,许庆彦茫然摇头。

反倒是楚嘉怡,心中有了猜测,说道:“以婢子想来,这些难民来京告状,却接连被三法司所拒,在京中正值彷徨无助,再加上‘悦容坊’对他们的沿途救济,以及老爷您与太子之间的关系人尽皆知,却是让他们心中存了一些念想吧。毕竟他们如今也没有其他的选择了。”

赵俊臣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楚嘉怡的解释,倒也说得通。

但赵俊臣却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以赵俊臣如今的声名狼藉,在百姓心中已是根深蒂固,若不是有人在强力鼓惑,这些难民又如何会相信赵俊臣这样的大贪官大奸臣会为他们做主?

但是,又是何人在鼓惑这些难民?他们这么做又是为了什么?

所以,赵俊臣犹豫了一下后,却是说道:“庆彦,你马上派人把在府外聚着的难民部赶走,别动粗,但态度大可以恶劣一些。然后再派秦威去通知西厂,让西厂的人查明白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这件事情来的突然,我总觉得不会这么简单!”

见赵俊臣说的慎重,许庆彦不敢怠慢,点头答应后就去安排了。

另一边,经过之前的对话,楚嘉怡在赵俊臣面前,总算不再那么拘谨小心了,在许庆彦离开后,却是迟疑着问道:“老爷,您之前为了救济补助这些难民,可谓是费尽了心思,甚至不惜动用府中的银两补助户部,想来老爷您对他们也是心存怜惜,然而如今这些难民亲自求到了咱们府外,老爷您为何又要赶他们离开?”

赵俊臣看了楚嘉怡一眼后,叹息一声,缓缓解释道:“有些事情,即使要做,也要先看时机,再看对错。若是时机不对,许多事情即使是对的,也绝不能做。如今正是这场风波的紧要关头,又涉及了太子的朝野声望,若是我在这个时候救助了那些难民,改善自己名声的同时,却又让太子的声名进一步败坏,陛下他……恐怕就要多想了……”

楚嘉怡听到赵俊臣的解释后,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另一边,许庆彦已是回来,说是府外聚集的那些难民都已被赵府中人赶走了。

在听到许庆彦的禀报后,赵俊臣也就不再在意了,继续埋头处理着桌子上的折子。(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