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草直播的app

孝性感的本名叫做“孝普通”,这点让所有人都没想到……不过好像还真的挺有笑点的。

但洪歌手在其他的地方看到这个名字的话,也让其他人都打起了精神。

这个名字,洪歌手是在秀lo房间找到的。

那是一个床底下的箱子里,里面有很多,应该是粉丝寄给李偶像的信,而中间署名是孝普通的信件超过了三分之一……这已经是狂粉的等级了吧!

洪歌手本来也还奇怪为什么这一个箱子的李偶像的信件会在秀lo这里,现在看……这应该是李偶像的遗物,所以才会留在妹妹秀lo这里。

“孝普通,你就是李偶像的狂粉吧!”洪歌手指着孝性感大声喝道。

这家伙……直接进就一直叫孝普通了!

孝性感单手拄着脑袋,侧着看着洪歌手,一个白眼飞过去,还真有些风情万种的性感,“没错!就是我啦!”

“就是过去很喜欢李偶像oppa,所以才寄的这些信!怎么,不行么?”

“行,当然可以!”洪歌手总算是找到了时机,“不过如果你是李偶像的狂粉的话,见到杀害他的嫌犯逃狱后出现在你的面前,难道不会想要杀了么?”

“不要这么容易就把杀人这件事说出口,”孝性感突然用更大的声音压过了洪歌手的话,把他吓了一跳,“不是每个狂粉都会失去理智的。作为一个普通人,怎么能那么容易就想到杀人这个想法呢?要是都这么想,警察是用来做什么的?”

嗯,洪歌手有些懵了……自己不是在逼迫她么?怎么反过来被逼迫了?

清纯学生妹妹校园楼梯间的青春写真图片

孝性感的声音在喊完上一句之后弱了下来,“我以前就是一个普通的少女,即使现在出道变成了性感的形象了,我也没有那么大的胆子以及那么强的力量敢于去杀人!”

这个辩解还挺有道理。

孝性感的形象定位并不是孝渊本人,是真的柔柔弱弱的。

别说杀人她敢不敢了,就是那尸体上被插了的那么多刀对她来说都是考验胆气和力量的难关了!

其实想到这方面,两个女生都应该先行排除的。

孝性感说完了,但刚才提问的洪歌手好像没什么话说了。

“继续说啊洪歌手!”金希澈给她打气,“继续问她!”

要是能把孝性感的破绽问出来就好了!

但是……洪歌手现在有些茫然,“我想不起来我还想要说什么了!”

得,他这就是被孝性感的气势压倒了!

金希澈都不知道该拿他怎么办了!

那既然这样,你还有没有要说的了?没有就下来吧!

我这个最后的大轴要出场了。

洪歌手想了好一会儿……还是下来了。

他也是真的被孝性感的话点醒了。

很多人都有动机,但是这些动机会不会达到要杀人的程度,这也是需要判断的呢!

……

最后一个出来做分析的人物自然是金希澈。

不过,虽然他穿的是福尔摩斯的衣服,但孝性感总想要给他配一个“女儿美不美”的bg。

天听听你的侦探总结吧!

……

(抱歉!请早上起来重新缓存收看吧!)

孝性感的本名叫做“孝普通”,这点让所有人都没想到……不过好像还真的挺有笑点的。

但洪歌手在其他的地方看到这个名字的话,也让其他人都打起了精神。

这个名字,洪歌手是在秀lo房间找到的。

那是一个床底下的箱子里,里面有很多,应该是粉丝寄给李偶像的信,而中间署名是孝普通的信件超过了三分之一……这已经是狂粉的等级了吧!

洪歌手本来也还奇怪为什么这一个箱子的李偶像的信件会在秀lo这里,现在看……这应该是李偶像的遗物,所以才会留在妹妹秀lo这里。

“孝普通,你就是李偶像的狂粉吧!”洪歌手指着孝性感大声喝道。

这家伙……直接进就一直叫孝普通了!

孝性感单手拄着脑袋,侧着看着洪歌手,一个白眼飞过去,还真有些风情万种的性感,“没错!就是我啦!”

“就是过去很喜欢李偶像oppa,所以才寄的这些信!怎么,不行么?”

“行,当然可以!”洪歌手总算是找到了时机,“不过如果你是李偶像的狂粉的话,见到杀害他的嫌犯逃狱后出现在你的面前,难道不会想要杀了么?”

“不要这么容易就把杀人这件事说出口,”孝性感突然用更大的声音压过了洪歌手的话,把他吓了一跳,“不是每个狂粉都会失去理智的。作为一个普通人,怎么能那么容易就想到杀人这个想法呢?要是都这么想,警察是用来做什么的?”

嗯,洪歌手有些懵了……自己不是在逼迫她么?怎么反过来被逼迫了?

孝性感的声音在喊完上一句之后弱了下来,“我以前就是一个普通的少女,即使现在出道变成了性感的形象了,我也没有那么大的胆子以及那么强的力量敢于去杀人!”

这个辩解还挺有道理。

孝性感的形象定位并不是孝渊本人,是真的柔柔弱弱的。

别说杀人她敢不敢了,就是那尸体上被插了的那么多刀对她来说都是考验胆气和力量的难关了!

其实想到这方面,两个女生都应该先行排除的。

孝性感说完了,但刚才提问的洪歌手好像没什么话说了。

“继续说啊洪歌手!”金希澈给她打气,“继续问她!”

要是能把孝性感的破绽问出来就好了!

但是……洪歌手现在有些茫然,“我想不起来我还想要说什么了!”

得,他这就是被孝性感的气势压倒了!

金希澈都不知道该拿他怎么办了!

那既然这样,你还有没有要说的了?没有就下来吧!

我这个最后的大轴要出场了。

洪歌手想了好一会儿……还是下来了。

他也是真的被孝性感的话点醒了。

很多人都有动机,但是这些动机会不会达到要杀人的程度,这也是需要判断的呢!

……

最后一个出来做分析的人物自然是金希澈。

不过,虽然他穿的是福尔摩斯的衣服,但孝性感总想要给他配一个“女儿美不美”的bg。

天听听你的侦探总结吧!

孝性感的本名叫做“孝普通”,这点让所有人都没想到……不过好像还真的挺有笑点的。

但洪歌手在其他的地方看到这个名字的话,也让其他人都打起了精神。

这个名字,洪歌手是在秀lo房间找到的。

那是一个床底下的箱子里,里面有很多,应该是粉丝寄给李偶像的信,而中间署名是孝普通的信件超过了三分之一……这已经是狂粉的等级了吧!

洪歌手本来也还奇怪为什么这一个箱子的李偶像的信件会在秀lo这里,现在看……这应该是李偶像的遗物,所以才会留在妹妹秀lo这里。

“孝普通,你就是李偶像的狂粉吧!”洪歌手指着孝性感大声喝道。

这家伙……直接进就一直叫孝普通了!

孝性感单手拄着脑袋,侧着看着洪歌手,一个白眼飞过去,还真有些风情万种的性感,“没错!就是我啦!”

“就是过去很喜欢李偶像oppa,所以才寄的这些信!怎么,不行么?”

“行,当然可以!”洪歌手总算是找到了时机,“不过如果你是李偶像的狂粉的话,见到杀害他的嫌犯逃狱后出现在你的面前,难道不会想要杀了么?”

“不要这么容易就把杀人这件事说出口,”孝性感突然用更大的声音压过了洪歌手的话,把他吓了一跳,“不是每个狂粉都会失去理智的。作为一个普通人,怎么能那么容易就想到杀人这个想法呢?要是都这么想,警察是用来做什么的?”

嗯,洪歌手有些懵了……自己不是在逼迫她么?怎么反过来被逼迫了?

孝性感的声音在喊完上一句之后弱了下来,“我以前就是一个普通的少女,即使现在出道变成了性感的形象了,我也没有那么大的胆子以及那么强的力量敢于去杀人!”

这个辩解还挺有道理。

孝性感的形象定位并不是孝渊本人,是真的柔柔弱弱的。

别说杀人她敢不敢了,就是那尸体上被插了的那么多刀对她来说都是考验胆气和力量的难关了!

其实想到这方面,两个女生都应该先行排除的。

孝性感说完了,但刚才提问的洪歌手好像没什么话说了。

“继续说啊洪歌手!”金希澈给她打气,“继续问她!”

要是能把孝性感的破绽问出来就好了!

但是……洪歌手现在有些茫然,“我想不起来我还想要说什么了!”

得,他这就是被孝性感的气势压倒了!

金希澈都不知道该拿他怎么办了!

那既然这样,你还有没有要说的了?没有就下来吧!

我这个最后的大轴要出场了。

洪歌手想了好一会儿……还是下来了。

他也是真的被孝性感的话点醒了。

很多人都有动机,但是这些动机会不会达到要杀人的程度,这也是需要判断的呢!

……

最后一个出来做分析的人物自然是金希澈。

不过,虽然他穿的是福尔摩斯的衣服,但孝性感总想要给他配一个“女儿美不美”的bg。

天听听你的侦探总结吧!

孝性感的本名叫做“孝普通”,这点让所有人都没想到……不过好像还真的挺有笑点的。

但洪歌手在其他的地方看到这个名字的话,也让其他人都打起了精神。

这个名字,洪歌手是在秀lo房间找到的。

那是一个床底下的箱子里,里面有很多,应该是粉丝寄给李偶像的信,而中间署名是孝普通的信件超过了三分之一……这已经是狂粉的等级了吧!

洪歌手本来也还奇怪为什么这一个箱子的李偶像的信件会在秀lo这里,现在看……这应该是李偶像的遗物,所以才会留在妹妹秀lo这里。

“孝普通,你就是李偶像的狂粉吧!”洪歌手指着孝性感大声喝道。

这家伙……直接进就一直叫孝普通了!

孝性感单手拄着脑袋,侧着看着洪歌手,一个白眼飞过去,还真有些风情万种的性感,“没错!就是我啦!”

“就是过去很喜欢李偶像oppa,所以才寄的这些信!怎么,不行么?”

“行,当然可以!”洪歌手总算是找到了时机,“不过如果你是李偶像的狂粉的话,见到杀害他的嫌犯逃狱后出现在你的面前,难道不会想要杀了么?”

“不要这么容易就把杀人这件事说出口,”孝性感突然用更大的声音压过了洪歌手的话,把他吓了一跳,“不是每个狂粉都会失去理智的。作为一个普通人,怎么能那么容易就想到杀人这个想法呢?要是都这么想,警察是用来做什么的?”

嗯,洪歌手有些懵了……自己不是在逼迫她么?怎么反过来被逼迫了?

孝性感的声音在喊完上一句之后弱了下来,“我以前就是一个普通的少女,即使现在出道变成了性感的形象了,我也没有那么大的胆子以及那么强的力量敢于去杀人!”

这个辩解还挺有道理。

孝性感的形象定位并不是孝渊本人,是真的柔柔弱弱的。

别说杀人她敢不敢了,就是那尸体上被插了的那么多刀对她来说都是考验胆气和力量的难关了!

其实想到这方面,两个女生都应该先行排除的。

孝性感说完了,但刚才提问的洪歌手好像没什么话说了。

“继续说啊洪歌手!”金希澈给她打气,“继续问她!”

要是能把孝性感的破绽问出来就好了!

但是……洪歌手现在有些茫然,“我想不起来我还想要说什么了!”

得,他这就是被孝性感的气势压倒了!

金希澈都不知道该拿他怎么办了!

那既然这样,你还有没有要说的了?没有就下来吧!

我这个最后的大轴要出场了。

洪歌手想了好一会儿……还是下来了。

他也是真的被孝性感的话点醒了。

很多人都有动机,但是这些动机会不会达到要杀人的程度,这也是需要判断的呢!

……

最后一个出来做分析的人物自然是金希澈。

不过,虽然他穿的是福尔摩斯的衣服,但孝性感总想要给他配一个“女儿美不美”的bg。

天听听你的侦探总结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