茄子视频下载安装app攻略大全

,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梁家大宅内,气氛有些压抑。

狂刀客右手被废,一身修为付水东流,成了谢牧立威的倒霉鬼。

所有人很清楚,谢牧之所以执意废掉狂刀客杜锋,就是在立威!

谢牧想要这种方式告诉所有人:千万不要打他家人的主意。

这一手立威,不是阴谋,而是阳谋,光明正大,不遮不掩,却更让人心生忌惮!

空气中,血腥气还未散尽,似是在提醒着众人,生命的脆弱……

……

在见识过谢牧的狂与狠之后,众人终于明白梁老神医为什么执意要将家主之位执意要赠与谢牧了。

的确,说句有些文青的话,谢牧这种人,天生为王!

如果梁家由谢牧掌管,走出南疆指日可待。

不过,这些对于梁老神医和众人来说,这一切都是妄想了,因为谢牧已经明确表态:对梁家家主之位,他没兴趣!

短发清纯少女治愈系暖色图片

这让梁老神医在失望之余,忍不住惋惜家族失去了一次腾飞的机会……

时间流逝,宴会逐渐走向中场。

作为这场宴会的承办人,梁文山与梁乐父子终于在医生的救治下,堪堪转醒,再度回到宴会之中。

也许是有人和他们提过刚刚场中发生的一切,提过谢牧的狂与狠,以至于二人在面对让他丑态百出的谢牧,眼神中看不到丝毫怒意,尽是闪躲……

显然,二人已经被谢牧刚刚的举动吓丢了胆子。

看到梁文山与梁乐回归,梁老神医拍了拍身后梁文月的手,轻声道:“既然人齐了……文月丫头,去把话筒取来……我有话说!”

闻言,梁家众人与一众宾客纷纷停下手中动作,齐齐涌上台边。

早在宴会筹办之处,梁老神医便放出风来,说今晚会有要事宣布,据说事关梁家家主之位。

今日到场的诸多宾客,都是与梁家直接或是间接关系的人,梁家家主之位更迭,必然会影响众人与梁家的今后交往,容不得众人不慎重对待。

……

呼。

缓缓吐出一口浊气,梁老神医眼神中闪过一抹深邃,开口道:

“其实啊,老夫今日举行这场宴会的目的,就是想为我梁家寻一个领头人……老夫本想将家主之位赠与谢牧,可惜人家嫌麻烦,看不上……”

“家不能一日无主,人不能再一颗树上吊死……既然小谢不愿意接受,那老夫只能另觅他人啦!”

梁老神医这番自嘲,引得众人不禁发出会心一笑。

如果刚刚不是亲眼见证谢牧拒绝老神医,谁又会相信,这世上会有人真的拒绝天上掉下的馅饼呢!?

不过话说回来,人家谢牧也说的明明白白,梁家对于他而言,不是馅饼,而是鸡肋……

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到底是谢氏的家主啊,说话就是狂气!

然而,正所谓,鸟大了,什么女人……什么林子没有。

谢牧觉得梁家是鸡肋,有人却觉得梁家就是一块香喷喷的大馅饼。

比如梁文山父子……

“爷爷,您就我爸一个儿子,直接将家主之位传给我爸不就好么?”

“何必多此一举呢!”

在梁文山的示意下,儿子梁乐有些阴阳怪气的道。

梁老神医瞥了儿子梁文山一眼,冷不防道:“你们父子……不适合做这梁家之主!”

一言出,满场寂静!

梁老神医这是什么意思?!

说梁文山父子不适合做梁家之主,这岂不就是直接取消了他们的资格?!

这梁文山……该不会是老神医从垃圾桶里捡回来的吧!

“爸……您是不是老糊涂了?”

梁文山笑容僵硬,讷讷道:“我是文山啊,您的唯一的亲生儿子!”

梁老神医点头,认真道:“我没糊涂,更清楚你的实力……不让你做这家主,完是为了你好!”

为了我好?!

梁文山神情僵硬至极,突然嘶吼道:“如果你真的为了我好,就该将壶中焱传给我,让我当这梁家之主!!”

一声壶中焱,顿时令整个场间安静下来。

异火·壶中焱,传说中的奇物。

对于壶中焱的了解,外界虽然多是道听途说,但这丝毫不影响外界对它的觊觎!

传说,神医梁鹊就是凭着这壶中焱,创立的这文山梁家!!

如果没有壶中焱,梁家早就在诸多势力的打压下灰飞烟灭了!

如果要挑选出对于梁家最重要的人或物,拍在第一的一定是这壶中焱!

而作为梁家的缔造者,神医梁鹊也只能排在第二位……

壶中焱对于梁家之重,不言而喻!

关于壶中焱,知情人一直讳莫如深,关于壶中焱存在的真实性,外界只是推测和传说,从没得到梁家人确认过。

然而,刚刚梁文山那句话,无疑是在向众人传达一个消息:壶中焱,就在梁家!

一时间,所有宾客瞳孔中突然燃起一丝火热,以及面对绝世异宝时的……贪婪!

似是察觉到众人眼神中的贪婪,梁老神医默默叹了口气,沉声道:“是的,异火·壶中焱确实在老夫手上!”

一言出,满场沸腾!!

某些武者,甚至开始偷偷朝前挪动,眼神中凶光乍现,显然是生出了杀人越货的心思!

“哼!”

察觉到诸多武者的异动,谢牧冷哼一声,缓缓走到老神医身旁,望着诸多武者,缓缓吐出两个字:找死?

一声冷哼,加上简单一句质疑,落入诸多武者耳中,却不亚于原子弹在头顶爆炸!

众多武者心头那一丝野望瞬间消失无形!

狂刀客杜锋都被谢牧这煞星给废了,谁敢还敢掠其锋芒?

当真找死不成?

见到谢牧挺身而出,老神医眼中泛起一丝欣慰,望着谢牧笑呵呵道:“老夫刚刚的提议,真的不打算考虑一下么?”

谢牧哑然失笑,摇头道:“老爷子,您就别拿小子开玩笑了!”

老神医笑笑摇头,眼神中满是遗憾。

看得出,梁老神医是真心实意的打算将梁家家主之位交给谢牧的……

叹了口气,梁老神医举起话筒,继续道:“壶中焱就在梁家,而且老夫今日要宣布的事情也与这壶中焱有关!”

“老夫自感身体不济,决意为家族挑选一位家主!”

“而新任家主,将成为壶中焱的新一任拥有者!!”

死寂!

彻底的死寂!!

在老神医说完这番话后,包括谢牧在内,所有人都傻眼了!!

成为家主就能得到异火·壶中焱?

这岂不是说,如果成为梁家之主,不仅可以得到一个顶级家族,还能得到价值难以估量的异火?

这……简直就是天上掉馅饼啊!!

一时间,所有人齐齐望向谢牧,眼神中满是嘲弄!

那眼神仿佛在说:怎么样?

让你小子狂!

现在后悔了吧!!

一个顶级家族,加上异火·壶中焱,现在谁敢说这是鸡肋!?

小子,记住喽,这就是教训,这就是狂妄的下场!!

一时间,会场内隐隐发出一阵细碎笑声,然后越笑声音越大,最后竟成哄堂之势。

这让秦暮云有些不喜,因为从笑声中,他们清楚体会到一种幸灾乐祸的味道……

“这些人……都该死!”

秦暮云语出惊人,吓得身旁舟端砚浑身一颤!

然而,当舟端砚无意瞥向沐沉鱼时,却见沐沉鱼指尖突然泛起苍白火焰,寒意逼人,似是要烧死这帮嘲笑谢牧之人!

舟端砚顿时吓得连连后退,心有余悸道:“到底是师叔的女人……牛x!”

……

看着围观众人投来的讥讽笑容,谢牧无奈摇头,郁闷道:“老爷子,您是诚心想看我笑话啊!”

“笑话你?!”

梁神医微微疑惑,道:“老夫何时想过要笑话你啊!”

谢牧苦着脸,郁闷道:“你刚刚不提异火的事情,等我拒绝之后,又突然抛出这么一个大肉饼……不是诚心笑话我是什么啊!”

谢牧的声音不轻不重,在场所有人都能听清,看着谢牧一脸郁闷的表情,加上略带幽怨的语气,众人顿时爆发出更大笑声,刺耳之极!

梁老神医瞥了眼发笑众人,眼神中闪过一抹不解,认真道:

“你小子把老夫说糊涂了!”

“老夫是诚心想将家族交给你,只要你现在答应,老夫立刻将壶中焱双手奉上!!”

“你肯答应了?”

话音落,笑声戛然而止!

所有人呆若木鸡,望着梁老神医殷切眼神,只觉得脸颊火辣辣的,像是被人狠狠抽了一耳光……

只要谢牧点头,梁家,壶中焱,都是他的……自己这群人笑话个锤子啊!

一时间,刚刚那些笑的大声的宾客,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原来,愚蠢的不是谢牧,而是自己这群人……

“怎么样?你愿意接手梁家么?!”梁老神医追问道。

话音落,一众宾客纷纷摇头,心中感慨道:

“梁老神医这不是多次一问么!”

“异火·壶中焱当前,试问他谢牧,还有什么理由拒绝呢!”

……

“你觉得,谢牧会接手么?!”秦暮云问沐沉鱼。

沐沉鱼散掉指尖苍白火焰,笑着摇头道:“如果送她个美女,他或许会心动……异火,绝对不会!”

当初,谢牧面对天炙霜炎都能拱手相让,如今怎么会对壶中焱动心呢?

听完沐沉鱼的回答,秦暮云先是一怔,旋即掩面轻笑道:“还是沉鱼妹妹了解他……幸好,你没有帮你外公出谋划策,否则咱们的谢大家主,定然被‘拿下’了!”

沐沉鱼不置可否的笑笑,视线却不动声色的落在外公身后,那个突然冒出了小姨身上。

梁文月……沐沉鱼发现,自从谢牧出现之后,自己这个小姨的视线,便一直锁在谢牧身上……目光玩味,像是发现了心仪的玩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