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草莓视频app正版下载

天色渐亮,夜里巡逻的两个守夜人到了要与白日护卫接替交班的时候了,交班之前,所有的守夜人都要在各自守卫的地盘上进行最后的巡逻。所以此时他们刚好巡逻到无鱼房间的附近,却有着一股浓烟若隐若现且有些刺鼻,黑色犹如长虫般却又扭曲着分散成了白色的雾气消散在风中,。二人顺着浓烟的方向寻

去,却发现那浓烟正是来自无鱼三爷的房间内。

不仅从门的缝隙中钻出一缕缕烟雾,更有着杂乱跳动的火光在闪烁着。

二人顿时警惕起来,其中一个上前敲了敲门,唤了几声“无鱼三爷”且无人应和,便彼此慌张且严肃的对望一眼,接着便毫不犹豫的用脚踢开了房间的门。

顿时一股味道瞬间涌入鼻腔,令二人不由得皱紧眉头捂住口鼻。

那刺鼻的味道并非是滚滚浓烟,而是在那烟气下夹杂着一股十分浓厚且刺鼻的花香味。

接着入眼便见倒在地上的无鱼,正躺在火光之中,满脸的鲜血。

而桌上的灯台倒在木桌旁,火势顺着桌角蔓延到桌腿,眼见着就要烧向无鱼的红色中衣,若是再迟一些被发现,恐怕无鱼已经葬身火海,顿时二人吓得魂飞魄散。

“我……我来灭火!快去找庄主,不,先去找殷先生!”

说罢,此人便慌忙去院中打捞井水,而另一个人则火急火燎的找殷储去了。火势蔓延的不大,燃烧的程度也并不严重,只是外面风大,所以浓烟才会飘散的到处都是,而那人也算是安了心,总算是及时发现,否则,所有的守夜人都难免会因为失

责而受罚。

将火全部浇灭以后,那人撑在烧毁了一半的桌子上,正喘着粗气,却注意到地面上,都是自己灭火时留下的杂乱无章且带着血的脚印。

如花似玉梦幻少女

再一瞧无鱼的身下,更是紧张到了一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处。

他小心翼翼的用手指轻轻的在无鱼的身上碰了一下,却仿若受到了惊吓一般瘫坐在了地上,且连滚带爬的往后退着。他看着自己手指上沾染到的一滴血迹,又看了看倒在地上的无鱼,方才只顾着灭火,现在他才发现,无鱼哪里是穿着红色中衣,而是全身都浸泡在了血液中,染红了他的

衣裳。

他屏住呼吸,鼓起勇气,爬了过去,用颤抖的手指探了探无鱼的鼻息。

还好一息尚存,只是有些微弱,知道无鱼还活着,他总算是松了口气。

“太好了,太好了,三爷他还活着!”他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不知所措。

他不敢去动无鱼的身体,只能任由他这样倒在地上。

而无鱼他的脸,他的手和他的脚,凡是裸露的皮肤,都跟衣服一样沾满了鲜血,十分骇人。

流星本来听说昨夜之事,因为担心无鱼自是睡不安宁,才是五更天,就已经起来了。

本正在院中练功,却听一个人一边奔去殷储的房间,一边喊着:“三爷出事了,不好了,三爷出事了!”

流星顿时不顾一切的跑出院子,在奔往无鱼的房间时,还不忘背上年迈走不太快的殷储。

大老远的就闻到了一股刺鼻的花香味,流星倒是还好,殷储却被呛得咳了又咳。

放下殷储后,流星本想去扶起无鱼,却也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不敢再有所动作。

此刻的无鱼并非是躺在血泊中,而是被泡在血泊中,他全身上下没有一块不是红色的,流星也是吓得不知所措:“怎……怎么会这样?无鱼他……他还活着吗?”

“大爷放心,三爷他还活着!”

殷储行医多年,算是见多识广,所以此刻,他并不慌张,只是蹲下身子取出一条绣帕在无鱼的脸上轻轻一擦,顿时倒吸一口冷气。

但他还算冷静,只吩咐着让流星和一个守夜人分别去打冷水和热水,又吩咐另一个吓得近乎魂飞的守夜人去准备几条脸帕。

三人各自准备好后,开始进行复杂繁冗的擦身,殷储只告诉他们要轻,冷水热水要勾兑的均匀,要把全身每一处的鲜血擦到一滴不剩。

“为何不将水倒进浴桶中让无鱼清洗身子呢?”流星不解的问道。

“无鱼三爷身上的这些红线到底是什么?”

“殷先生,为什么无鱼三爷身上忽然会有这么重的花香味?”

对于他们三个人的疑问,殷储一直没有回答,直到无鱼的身上一尘不染,且被抬到床上后,殷储才说道:“们,都看到了吗?”几人也都注意到,随着无鱼身上的鲜血被擦去后,会发现他的身体上布满了红色的线,虽然没有鼓起皮肤,可摸上去却有着清晰的触感,他全身上下都有着交织的红线,

诡异却又有几分像是用朱砂画上去的精美。

殷储说道:“这些红线,本该是隐藏在身体里的,是用肉眼难以看到的,它维持着心脉的“生命”,而三爷身下的血,就全部源于这些红色脉络。”

“那些血都是无鱼身上流出来的?可是,我看到无鱼身上并没有受伤啊?”流星问道。“随着脉络的交换,会有一些破裂而从皮肤间渗出来,现在无鱼三爷的身体等于少了一半的血,他恐怕连站起来都是一件很困难的事!而且若是处在太热或是太冷的坏境中,又或是受到剧烈的撞击,哪怕只是一个小小的伤口,都有可能会爆裂,造成生命危险!所以刚才的情况,只能用冷水加热水使得温度均匀来轻轻擦身,才不会破坏到这

些脉络!”

流星惊到说不出话,他愣愣的看了无鱼好久,才哑声道:“是不是今后……无鱼他……就再也不能习武了?”

“本该如此!”殷储想起了几年前,无鱼被蛇女水涟漪抽筋断骨却走到今日的奇迹,不禁叹道,“可以无鱼三爷的性子,恐怕他是不会认命的!”

“您还有其他办法吗?”

——扑通——

只见那吓得魂飞的弟子忽然间倒了下去。

另一个守夜人探向他的鼻息,顿时大惊失色:“他……他死了……”

殷储惊讶之余,忙去查探,却震惊的发现,这个守夜人是死于毒发。

他再一看床上的无鱼,急忙吩咐道:“们都出去,在我开门之前,任何人都不能进来!”

“殷先生,到底怎么了?”流星看了看无鱼,又看了看死去的守夜人,只觉得头痛欲裂。

殷储没有再回答,他严肃的从药箱子里焦急的翻着什么,流星和另一个守夜人只好先出去了。

还没等流星他们思考那人究竟是死于何毒的时候,无鱼的事也已经惊动了整个桃花山庄。

皇甫云和凤绫罗本来因为赤行魅姬无故刺杀和唐门之事正心事满怀,夜不能寐,好不容易天快亮了才小憩一会,却听闻敲门声,说是无鱼出了事。

才双双惊醒,二人或错愕或慌张的对望一眼,便猜到无鱼一定是强行冲破留香渡而出了事,便不做犹豫急忙赶了过去。

等他们赶到后,皇甫青天、武月贞、飞盾和花碧倾也已经来了,随后风雪夫妇、皇甫雷、李叶苏、金猛和阮飞河也都相继赶了过来。

经过殷储长达两个时辰的救治,无鱼总算是保住了性命,他也一脸疲惫且悲伤的打开了门,却看到门口早已经挤满了人。

凤绫罗闻到从房间里涌出的刺鼻的香气,顿时变得浑身僵硬,内心五味杂陈

殷储才刚开门,皇甫青天便急声问道:“无鱼他到底怎么了?”

“我不知道无鱼三爷到底受到了怎样的重创,但以我行医多年的经验,恐怕三爷体内,留有一种剧毒!”殷储回身指向那死去的守夜人,说道,“他也正是死于这种毒!”

皇甫青天皱了皱眉:“那无鱼……”“这种毒,老夫也无法将它逼出体内,但经过老夫不断地试验,总算这毒是不会对三爷再造成伤害了!只是……”殷储轻叹一口气,“这毒不会毒死自己,可散发出来的毒香

却能毒死所有靠近他的人!也就是说,们所闻到的这股香气,是带有剧毒的!”

所有人震惊不已,皇甫风下意识的将江圣雪拉进怀中,捂住她的口鼻。

“难怪殷先生刚开门,我就闻到了一股刺鼻的花香味!”飞盾说道。

武月贞想到了昨夜的不速之客,惊呼道:“难道,都是因为昨夜的红衣刺客?”

凤绫罗顿时一身冷汗,满脑子都是昨夜无鱼强行冲破留香渡来救自己的样子,不禁是又怒又愧疚,还夹杂着感动,眼底的情绪也变得十分复杂。

皇甫云没想到,无鱼强行冲破留香渡真的出了事,他握紧凤绫罗冰凉的手,拉着她走进了房间。

“昨夜来客是杀手赤行魅姬,无鱼叔父中了她的留香渡,且为了拦住赤行魅姬刺杀绫罗而强行冲破,才会有此后果!”皇甫云沉声道。

“留香渡!”殷储叹了口气,“难怪!们若想进来看看无鱼,只能先向我一样,用绣帕捂住口鼻,至于两位夫人和大少奶奶,们不会武功,不便进入!”

皇甫雷让庄儿拉着李叶苏后退到一定距离,才一边进去一边疑惑的问道:“留香渡是什么?赤行魅姬又是谁?她为什么要刺杀凤绫罗?”

“赤行魅姬我不知,我只知留香渡是一种花毒,可它并不会伤身,但老夫除此之外一无所知,今日才算亲眼见到,强行冲破,竟会有如此后果!”殷储说道。

皇甫云和凤绫罗走到床边,看到这番景象,都不由得惊住了。

过了好一会儿,皇甫云才问道:“三叔父身上的这些红线是什么?”殷储又只好把无鱼的症状再说了一遍:“正如所见,无鱼身上的红色脉络,只要受到重创,就会爆裂血流不止,十分危险,而且这血液里也是带着剧毒的。无鱼三爷虽然保住了性命,可是留香渡的香味,却永远都留在了他的身体里,们现在所闻到的香味,都是带着剧毒的留香渡!随着内功的深厚高低,中毒的时间也会有所不同,但不

会武功的人很快就会毒发身亡!”

皇甫青天沉声道:“就是说,不仅不能有人再靠近无鱼,且无鱼本身也不能受到伤害?”

“没错!为了安全起见,无鱼三爷房间的门,也不可以再打开了!”

随着房间的门被关上,武月贞、李叶苏和江圣雪也都被迫离开,而剩下会武功的人均是捂住口鼻留在了房间内。

“如果留香渡只是麻痹人且不伤身的毒,为何三叔父散发出来的毒香却有着剧毒呢?”皇甫风问道。“老夫想,大概是因为三爷强行冲破而击散了花毒。留香渡的花毒本会自然消散,不会流进血液里,一个时辰后花毒消失,人会行动自如,可是强行冲破,便会伤到经脉以及五脏六腑,才会让花毒趁虚而入本不该流向的地方,才导致了无鱼三爷现在的反噬!留香渡经过体内过滤,留在体内的是无害的毒香,而散发出来的便是有毒的香,并

且还是无药可医的剧毒!”

皇甫青天叹了口气,飞盾看得出来,他在思考,思考着今后无鱼该如何处置。

流星跪在皇甫青天的面前,泪如雨下:“青爷,无鱼一定还有救的,求别赶他走!”皇甫青天急忙去扶流星:“这是干什么?我没打算把无鱼赶走,但是以无鱼现在的处境,恐怕不能行动自如了,也需要有人照料,可现在的情况很棘手,我只是在想办法

,莫心急!”“今后无鱼就不能再做手里的武器了,连最简单的行动都需要别人照料,他一定会觉得自己一无是处,青爷!青爷!算我流星求了,想想办法,救救无鱼吧!”流星哭

喊道。

殷储说道:“恐怕……这个房间里,是不能留人的!”

“殷先生,您什么意思?不能留人,是打算让无鱼在这个房间里自生自灭吗?”流星惊呼道。

“自然不是!这香味,不仅对人有害,哪怕是花花草草,飞禽走兽,只要闻到碰到,都……都会致命和枯萎!”

此话一出,更是让所有人都陷入更沉重的悲痛之中,比起被抽筋断骨命悬一线的那一次,有过之而无不及。

“我们封住嗅觉,是否可以不受这毒香的侵害?”花碧倾问道。“毒香和毒气是不一样的,就算捂住口鼻,封住嗅觉,药物护体,终究只是缓兵之计,香气散发到一定的浓度后,便由不得我们了。现在这里已是布满了留香渡的毒香,半

个时辰内我们若不出去,哪怕是盟主,或是三位少爷,也都逃不过!”殷储有些难过的说道,“流星,说,这房间里,还能留人吗?”流星瘫坐在地上,绝望到近乎崩溃,随后他撕心裂肺的跪在殷储脚下,一个接着一个的把头磕在地上,只一下,地上就已经沾染了他的血迹:“殷先生,您是赛驼翁,您一

定有办法研制出解药的对不对?无鱼已经不能在习武了,却不能让他今后,再孤苦伶仃啊!”

殷储根本扶不动流星,见状,皇甫雷和皇甫云一左一右才终于把流星给扶了起来。

“大叔父,三叔父也是我们的家人,不仅是殷先生,我们大家也都会想办法的!”皇甫雷也极力的安抚着流星失控的情绪。

“老夫一定会竭尽全力的研制解药,以免大家后顾之忧!况且,就算我赛驼翁无能,还有医圣星天战呢!”殷储说道。花碧倾也有些感性起来,她从腰间取出一块绣帕轻轻的擦了擦流星额头上的血迹,说道:“一把年纪的人了,这样闹,让无鱼醒来还以为他是必死无疑了!只要人活着,

办法总会有的!”

“水……水……”无鱼虚弱的声音传到一直守在床边的凤绫罗耳边,她急忙去倒水,可手抖得却不像是金牌杀手鬼再生。

阮飞河接过她手中的茶杯,替她端到床边,喂无鱼喝下。

因为体内少了一半的血,所以无鱼此刻的面容极为憔悴,好在他脸上的红色脉络只有零星几条,才没有那么骇人。他看到每个人都捂着口鼻,这个场景不免有些好笑,不禁笑道:“这是我的房间,又不是茅厕,怎们们每个人都捂着口鼻啊!”他轻轻的嗅了嗅,并没有怪味从自己的身

体传出,况且体香丸的味道还没有失效,不禁有些茫然,“也没什么味道啊……”

流星急忙过去,却不敢握住无鱼的手,只是跪在床边焦急地问着:“无鱼,为什么那么傻,为什么要强行冲破那可恶的留香渡?”

留香渡!无鱼这才想起,自己是因何昏厥过去的,可是看到眼前的这些人,他知道自己没有死,于是笑道:“怎么了?我不是还活着吗?那个红袍女人还吓唬我,说什么“留香命破魂不渡,岂能留命至五更”,五更天已经过去了,我不还活着吗?什么留香渡啊,也不过如此!可是,我明明吃过体香丸了,一个月的时间还没过,们为什么都捂着口鼻

?好奇怪,我好像……既闻不到我身上体香丸的味道,也闻不到其他难闻的味道!流星,为什么?为什么要捂着口鼻?”

“……闻不到身体发出来的花香味吗?”流星惊诧道。

无鱼摇了摇头,有些茫然,他记得自己昏厥前,是闻到过一股花香味的,只是现在没有了。

殷储说道:“也许,三爷的嗅觉,已经彻底被留香渡的毒香熏坏了!”“这就是我强行冲破留香渡的后果吗?像是标记一样,在我身上留下花香,证明我是那红袍女人的手下败将?”无鱼苦笑道,“流星,这味道是不是很难闻?所以们才都捂

住口鼻?”

流星红着眼睛摇了摇头:“是很香的味道!”比起致命危机,小小的嗅觉又算什么,无鱼故作轻松的说道:“还好,算是因祸得福了!至少,我不用再吃体香丸了!只可惜,我闻不到!既然很香,为什么们都要捂着

口鼻?流星?云少爷?飞盾?青爷?们为什么都不说话?”

没有人能说得出口,殷储作为医者,更不好隐瞒,便把无鱼现在的处境通通都告诉了他。

顿时这个消息犹如晴天霹雳,令无鱼久久无法回过神来。

原来自己身体里的花香是有毒的,它会毒死任何有生命体的东西。

从今以后,我,无鱼,就是一颗人人不敢靠近且人人憎恶避之不及的毒药,是自生自灭孤独致死连自己都会嫌弃的废人。

无鱼愣愣的看着自己手臂上交错的红线,这些精美却诡异的红线遍布他满是伤痕的躯体,独眼,残缺,有毒的体香,极致的丑陋带着刺目的鲜红,这就是我无鱼吗?“我已经竭尽全力的活下去,为什么老天还不肯放过我?若是想用我的命祭奠我手下的亡魂,何不一次性的把我的命都夺了去!”无鱼愤怒的呐喊着,因为太过虚弱,这声

音并没有太过撕心裂肺,反倒是有些无助的颤抖。

“无鱼,我们大家都会想办法的,一定不可以放弃!”流星放下捂住口鼻的布,轻轻握住无鱼的手。

自己就像是一个易碎的泥娃娃,连握手都要轻轻的……轻轻的……

无鱼忽然间起身推开流星:“出去!们都出去!出去!出去!都出去!”无鱼发了疯似得把他们往外赶,现在他们说什么,无鱼都听不进去,无法安抚他失控的情绪,而他们也不敢太过阻止怕伤到无鱼,更何况无鱼还是赤身裸体又怕他不顾一

切的下床来推赶,便都只好退了出去。

他们出去后,无鱼才无力的趴在床上,长发散落到脸上被他的泪水浸湿。

这香味,不仅对人有害,哪怕是花花草草飞禽走兽,只要闻到碰到,都会致命和枯萎!

的血流没了一半,连下床都将是一件很艰难的事,需要人时刻照顾,需要休养!

为什么我还要活着……

门外的众人也迟迟没有离开,却也都商议不出对策来。

房间里传出无鱼声嘶力竭的狂笑,又到撕心裂肺的大哭。

该是怎样的绝望和崩溃,才会令无鱼这种承受抽筋断骨那样的酷刑都不会流下一滴眼泪的人如此哭泣?

每个人都不再说话,每个人都为无鱼所受过的苦难和无鱼未知的未来而感到痛心和悲哀。

流星只觉得自己的耳膜似乎要被那哭声一点一点的击穿,令他的大脑像是正在被凌迟一般疼痛,他握紧拳头,狠狠地怒吼道:“赤行魅姬,我流星不杀,誓不为人!”这一声犹如天雷一般的怒吼响彻整个桃花山庄,可是这震彻天地的怒吼,依然没能成为治疗那哭声的良药。